老家来电

XIAO Qinghe
XIAO Qinghe
XIAO Qinghe
1148
文章
2
评论
2021年1月27日22:25:58 评论 135 2293字阅读7分38秒

昨天深夜,接到老家一位长辈的电话,劈头盖脸要钱,说我爸买地基还欠了2000元,需要我们立即、马上给他们。我们说我们现在美国,家里的事情由我爸自己处理。他不依不饶,说如果我们不给钱,就会去法院告(起诉)我们。我们说我爸现在虽然60多岁,但还不糊涂,老家的事都是由他做主。如果他说让我负责此事,我们愿意负责。但是这位长辈仍然不同意,一直说我们想赖账。

这位长辈应该说经营有方、比较富裕,早已搬离了山村。他之所以来电要钱,是因为他所在的小组就是卖地基给我爸的。估计到了年底,他们小组十几户要分钱,所以找我们要钱。但我爸认为别人买地基的时候是50元每平方,他买的时候是75元,觉得十分不公平。当初,我们去买地基的时候,还去组长家送了厚礼,好说歹说要看在是同宗的份上,要给便宜一点。我爸所说的不公平,也不是空穴来风,他与村里其他人那里打听得知的。同是卖地基的一组里的另一位村民,与我爸比较好,认为这2000元也就算了,就当便宜处理了。因此,我爸认为这2000元就不要给。

其实这钱我们早已给了我爸,他不愿意给,也要求我们不要给,认为都是同一村的、同一个姓的,不仅不给便宜,还拼命要这钱,他认为不合理、不公平。因此,才发生了开头的一幕。

最后,我们发了微信给这位长辈,说我们还在美国,美国疫情严重,我们已经自顾不暇。请他去找我爸。如果我爸愿意给钱,等我们6月份回来当面给钱。

就在不久前,我还接到老家电话,说修坟要我出钱800元。我打电话问我爸,他说让我不要管。我想我与这位乡亲不是很熟悉,但记得与他家似乎三代内没有共同的坟茔,也不知道为何要我分担这个费用。而且事情一开始也没有和我说,真是觉得非常莫名其妙。

当然,更多年前来电要分担修路、修坟、修谱等费用,那都不用说了,好在都由我爸自己处理了。我心里对于这些事情,有支持,也有反对。比如修路,当然是好事,但政府提供资助,村民承担的费用非常少,所以不必另外捐款。但是很多时候是富有心机的村民,借此项目揽钱。事情一结束,都不知道钱是如何花的,有没有剩余款项等等。

我记得在一个宗族的微信群里,就看到有人质问修谱的人,问钱是怎么花的,为何修谱的工作人员拿那么高的工资等等,可见有人对此事非常不满。

我自己觉得这些事情近些年来出现越来越泛滥的趋势,不同宗族互相攀比。村里不远的另一个姓范的宗族,修了豪华无比的祠堂,引来村里人的无比羡慕,也希望我们这一姓出钱修祠堂,恨不得在我们姓里出现众多大官、富豪,这样可以修更加豪华的祠堂,羡煞旁人。

我从来没有接到来电说募捐帮助孤寡、贫穷、失学少年,如果接到这样的来电,我肯定愿意捐助,甚至愿意回去亲自看看。可惜的是我从来没有收到老家这样的电话。我的意思是修豪华祠堂还不如做做慈善,帮助更多村民。

或许现在村民已经富裕了,不需要帮助。富裕之后所以要花钱修坟、修祠堂、修谱。可是,据我所知,村里依然有人很贫穷,尤其是那些孤寡老人、单亲家庭。

他们之所以认为我理所当然给钱,是因为他们默认我们有钱。殊不知我们的工资微薄,上海物价又高,尤其每月要还房贷,小孩又在上学。在他们眼里,我们有钱就应该有求必应,就应该倾其所有。

我们提到了我们还在美国,美国疫情严重,希望能从他们嘴里听到一两句温情脉脉的提醒或关心,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听到,听到的只是盛气凌人的言语,以及赤裸裸的威胁。所谓同宗同族同村同姓,以及作为长辈的情谊,完全看不到。

有一次在村民家吃饭时,我给对面的一位辈分比我高,但比我年轻的同族人敬酒,他不仅没有端起酒杯,还骂我不该写博士论文后记。这一次的当众侮辱让我记忆犹新、历历在目。他们认为我写博士论文后记,是在给村里抹黑。

这就是我们的传统,家丑不外扬,永远有家丑;善恶已经不分,公义永远不彰。我只不过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复述一遍,人家就认为我在抹黑。有谁同情我所经历的种种遭遇?反而责备受害者。

在这样的传统下,我们怎么能进步?如果丑恶、黑暗不除,美好、光明怎么能彰显?这些丑恶、黑暗他们自己会主动退出舞台吗?不会。历史的进步必有人在推动,反动的力量永远都在阻碍历史进步。

其实,我的博士论文并没有对村里发生的事完整记录,只写了与我有关的部分。如果要详尽,可能一部书都写不完。当时的山村,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,奸盗邪淫,打架斗殴,有些事情仍然如在眼前。

当然,现在的山村与以前应该不可同日而语,但我希望人心应该变得更好。其实,小小山村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缩影。我们社会的发展在物质层面已经相当好,GDP有望赶超美国,可是我们的国民素质、文明程度还有待提高。以前还强调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,可这些年不讲了。

很多国民一看美国就义愤填膺,一看到有人说美国如何如何就骂人牧羊犬,一看到批评中国就骂人汉奸,一看揭露丑恶就骂人抹黑。这些非理性的认知实在不利于我们的发展。如果任由这些民粹主义滋长,很可能会带来坏的影响。我们忘了实事求是、辩证法的传统,忘了发展是硬道理的教诲,开始变得妄自尊大、盲目排外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

就这几天,吉林通化缺少物资,已经没有人为他们说话了,因为方方已经被骂死了。殊不知批评政府,才能让他们改进。国家、政府是为人而设,不是人为国家为政府而活。有些人见不得揭露,是因为他们要么本身就是黑暗,要么与黑暗沆瀣一气。而追求光明、善良与美好的人,总会站在正义的一方。不是揭露的人为敌人递刀子,是制造黑暗、丑恶的人制造刀子;不是揭露家丑的人有罪,而是制造家丑的人有罪。如果没有人制造家丑,何须揭露?如果有家丑,不加以揭露,怎么能避免下次家丑?有些人缺少理性能力,盲从随众,从来没有反思反省,反而觉得自己大义凛然,其实愚蠢无知,注定被后人耻笑、遗忘。

继续阅读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